當前位置: 華文問答 > 娛樂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2018-10-16娛樂

坎城電影節過去已有四個月。

在此期間,【燃燒】、【小偷家族】、【江湖兒女】等作品均以不同形式與觀眾見了面,就算頗具爭議的【曼蒂】也在前一陣掀起了不小波瀾。

但這部佳作卻始終無人問津。

這部電影不僅摘得坎城電影節最佳編劇的殊榮,更獲得了坎城評委們的高度贊譽;可惜由於其主題過於晦澀、劇情也頗為魔幻,導致影片始終曲高和寡、難以走進大眾視線裏。

這部影片就是【幸福的拉紮羅】。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在2014年,愛麗絲·洛瓦赫就憑借【奇跡】斬獲了坎城評審團大獎,但【奇跡】的宿命跟【幸福的拉紮羅】幾乎一樣,曲高和寡、無人問津。

主要原因在於愛麗絲·洛瓦赫的作品裏,從畫面到意識都頗具神秘主義,或「達內兄弟」式的用鏡或印象主義的劇情,整部作品儼然成了自我陶醉的藝術遊戲,而非能夠取悅大眾的電影。

另外賴於導演個人的成長經歷,也讓她的作品裏充斥著成長、生活、信仰、宗教等嚴肅主題。

這都是歐洲電影節所熱衷的題材,但卻無法俘獲觀眾的心。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幸福的拉紮羅】這部電影也是如此。

平鋪直敘的劇情、魔幻主義的設定,整部作品從主題到畫面都充斥著一種神秘氣息;似是而非的意象、朦朧模糊的情緒更讓影片變得內斂而壓抑、難以言明。

那影片究要講什麽?其實它要講的就是當代的社會寓言。

與導演前作【奇跡】的設定大致相同,該作同樣將背景設定在了一個交織虛假與夢幻的烏托邦裏,在這裏沒有文明的沖擊、沒有戰爭的壓迫他們始終能自給自足、怡然自得。

看起來是個世外桃源,但自由與壓迫卻交相呼應。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在這裏沒有法律的束縛、沒有道德的批判,但卻存在著等級森嚴的階級跟奴隸制度。

在當時奴隸制度已經消亡幾百年,但這裏的村民卻並不知曉外界的事情還在無償的為侯爵種植煙草,並將之視為理所當然。

另外由於侯爵夫人的恐嚇與控制,導致他們長久與世隔絕不知外面的世界,並且侯爵夫人還一直給他們灌輸階級之分的道理,讓他們不敢反抗只能成為賺錢的工具。

也許你認為他們可憐,但在這片魔幻的土地上,根本沒有樸實善良的田園謳歌,只有生存食物鏈的法則。

伯爵夫人剝削著佃農,佃農們繼續剝削著更弱者。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影片的主角拉紮羅就是被剝削的更弱者。

拉紮羅淳樸善良但卻不諳世事,在他眼裏所有的一切都是真誠美好的,所以他不會拒絕別人的請求只會辛苦耕作。

但善良不會在這片土地繁衍,只會被人視為有病。

善良的拉紮羅就是這樣,即使他願意無償的去幫助他人,換來的永遠不是感激而是得寸進尺並且嘲諷以對。

但拉紮羅卻始終保持一顆純粹的心,純粹的善良、純粹的付出,在他身上的這種美好卻更加反襯了人性的貪婪。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所有人都將他視為笑柄,包括他唯一的朋友。

他唯一的朋友就是侯爵夫人的兒子坦克雷迪,那年坦克雷迪來到小鎮上避暑跟拉紮羅成為了好朋友。

但所謂朋友只是拉紮羅的一廂情願,在坦克雷迪看來兩人根本不在一個階級裏,而所謂朋友也不過是因為他想利用拉紮羅而已。

坦克雷迪想利用拉紮羅的善良自導自演一出綁架案,希望借此能夠敲詐母親一筆錢。

拉紮羅十分看重這份友情便心甘情願的配合坦克雷迪,甚至因此不慎跌落懸崖。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但根本沒有人還在意拉紮羅的死活。

當這場滑稽的綁架事件引來了警察,讓仍實行奴隸制的村莊得以曝光,當所有人都準備搬離這裏,每個人都假裝忘記了拉紮羅的存在。

這就是真實的人性,一切都以自己的利益為先。

原本影片至此也應該有了結局,一部關於善惡與人性的主題;但影片最魔幻的在於,劇情完全跳脫了常理。

拉紮羅墜入懸崖並沒有死,相反他毫發無失真的活了下來,另外當他醒來時這世界已經過了幾十年。

就是這麽的魔幻,導演利用超現實手法讓劇情得以繼續,更運用了大量宗教式的拷問、上帝式的俯瞰來展現整個社會的荒誕。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他又回到了原來的村莊,來尋找他唯一的朋友。

但現在的這裏早已破敗不堪,所有人也都不知蹤跡;他迷茫的遊蕩,跨過了標誌著原始與文明的界限來到了文明社會裏。

在這裏他終於找到了曾經相識的村民,這不過昔日的小女孩早已成了婦女;而曾經在原始社會裏即使被壓迫也生活愜意的他們,如今只能在城市的邊緣靠偷竊茍延殘喘。

而昔日他唯一的朋友坦克雷迪如今也是窮困潦倒、破敗不堪,拉紮羅迷茫的審視著這個陌生的社會,看著新文明替代舊文明後而遭遇的沖擊。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最後影片將魔幻主義一直帶到了結局。

拉紮羅天真的以為去銀行就能幫坦克雷迪要回失去的一切,而他們也能重新回到昔日美好的光景裏,但他沒想到等待他的卻是拳打腳踢。

頗為荒誕而諷刺的畫面,在奴隸社會都能活的「幸福」的拉紮羅,卻在文明社會裏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而影片最後也將畫面定格在了拉紮羅的眼神裏,最後他躺在地上、眼神始終清澈。

他波瀾不驚的看著這個世界、波瀾不驚的看著所有怒視他的人群,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難道他只是個天真的人、或是精神不正常的弱智者?如果你這麽想那就大錯特錯了。

其實影片拉紮羅這個角色就如【綠裏奇跡】約翰·科菲一樣,這種角色本身代表的就是上帝的使者。

他跟約翰·科菲一樣天真、善良、真誠、勇敢,在他身上存在的都是人性最美好的一面,而他存在的意義就是冷眼旁觀社會的變遷,並且如同鏡子去折射人性醜陋的一面。

所以最後他的死去代表的是整個社會文明的瓦解,以及上帝對人類的失望透頂。

可惜這部神作,僅有幾千人看過!

荒誕的劇情、晦澀的主題。

影片註定只能成為少數人心中的佳片,大眾眼中的不知所雲。

但有些藝術片的存在就是這樣,它不討好觀眾、更不討好票房;它只是想成為時代的反思者。

而這部電影就是這樣,魔幻的風格、夢幻的表達,再加上對人性的詰問、階級的對立、文明的反思主題都讓作品始終氤氳著一股獨特氣質。

而這股氣質就如同拉紮羅一樣,寧靜的、不加審判的看著這個世界;看著社會不斷更叠、不斷變遷。

從野蠻走向文明,再從文明走向瓦解。


本文為【暴走看啥片兒】特約稿件,作者:時午。如需授權、轉載請聯系qichangxiong@baoz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