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問答 > 文史

美洲玻利瓦爾聯盟是什麽?與拉丁美洲一體化有什麽關系?

2019-12-31文史

2005年1月1日,由美國倡導的美洲自由貿易區(縮寫FTAA)未能在西半球如期建立。與此同時,另一個拉美替代一體化組織卻如期創立,這就是「美洲玻利瓦爾替代計劃」(ALBA)。

2004年12 月,委內瑞拉總統查衛斯與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菲德爾·卡斯楚在哈瓦那發表創立ALBA的聯合聲明並簽署實施協定。2009 年6月,第六屆ALBA特別峰會召開,正式更名為「美洲玻利瓦爾聯盟——人民貿易協定」(ALBA-TCP,即「我們美洲人民的玻利瓦爾聯盟——人民貿易協定」)。

實際上,在西班牙文裏,美洲自由貿易區(ALCA)與美洲玻利瓦爾聯盟(ALBA,在西班牙文中有黎明、拂曉之意)的縮寫僅一字之差,不過兩者無論是在意識形態、倫理價值、組織原則,還是在戰略規制、評價體系等方面都截然不同。從當初的替代選擇到如今的自我建設,ALBA早已成為團結拉美各國人民探索自主發展道路的試點基石。

說起拉美一體化,不得不提時任委內瑞拉總統的查衛斯,他認為:拉美國家要自己尋找解決問題的思路,「神奇的解決辦法不是來自北方,不是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世界銀行」;主張將資源交給最不發達的國家,幫助他們建設基礎設施, 從而能夠與已開發國家進行競爭。2001年,第三屆加勒比國家聯盟政府領導人會議召開,查衛斯第一次提出成立「美洲玻利瓦爾替代計劃」,替代由美國主導的「美洲自由貿易區計劃」,以促進拉美地區經濟、政治和社會一體化行程。2004年12月,古巴和委內瑞拉簽署合作協定,「美洲玻利瓦爾替代計劃」正式宣告成立。莫拉萊斯領導的玻利維亞於2006年加入,成為第三個成員國,隨後尼加拉瓜、多明尼克、宏都拉斯、聖文森及格瑞那丁等國先後加入。2009年,它正式更為現名。

不過,該聯盟的產生,除了拉美左翼領導人的大力支持,還「得益於」外部環境。

進入21世紀, 拉美各國政局出現重大變動,很多左派政黨、政治家得到民眾的支持,最終透過選舉實作執政。他們對新自由主義以及新自由主義政策進行猛烈的抨擊,認為會加劇拉美對已開發國家的依賴性,以及貧困和不平等的「裂痕」拉得更大;認為在經濟發展行程中,國家應握有主導權。

實際上,以查衛斯為代表的拉美左派執政者們,有著十分強烈的民族主義和反美情緒。他們認為以美國為首的已開發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制定全球化「遊戲規則」,如美國提出建立的「美洲自由貿易區計劃」,就是損害拉美開發中國家利益的「陷阱」;拉美各國要實作不依賴美國和歐洲實作獨立發展,終結其在該地區的經濟壟斷地位,必須堅持走一體化道路。

此外,這些拉美左派執政者們,還認為自己是西蒙·玻利瓦爾和荷西·馬蒂一體化思想的繼承者。

提起誰是拉美獨立運動史上最傑出的先鋒,非委內瑞拉的西蒙·玻利瓦爾與古巴的荷西·馬蒂莫屬,兩人也均為拉美一體化最具代表性的象征人物。古巴奧斯瓦爾多馬丁妮茲在【垂而不死的新自由主義】裏認為兩人的拉丁美洲核心思想是:「布拉沃河以南的國家是一個整體,他們只能結成一個整體,抵抗從北方俯瞰整個美洲並將其作為自己後院的帝國主義。」

西蒙·玻利瓦爾,於1783年7月24日出生在委內瑞拉都督區首府卡拉卡斯的一個土生白人地主與工商業者的家裏。早在16紀,其祖先就從歐洲「移民」南美,最後成為委內瑞拉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其父胡安.維森特·德·博利瓦爾-龐特,擁有金礦、糖廠、牧場、莊園與多棟豪華別墅。據說莊園裏的奴隸就有上千人。雖然家族如此富有、高貴,但是在西班牙殖民體系裏的社會地位,還是屬於「二等公民」。幼年的玻利瓦爾,得益於家族的支持,受過良好的西班牙式教育,少年時從歐洲啟蒙思想和法國大革命吸取營養,青年時開始投身於祖國的獨立解放事業,甚至將家裏當成愛國青年聚會的場所。1805年8月15日他在羅馬的薩克羅山頂莊嚴宣誓:「不打碎根據西班牙政權的意誌壓迫我們的枷鎖,我誓不罷休!」兩年後,他回到卡拉卡斯,投身於革命先驅米蘭達領導的獨立運動。1810年4月卡拉卡斯市民起義,推翻殖民總督,次年建立「委內瑞拉第一共和國」。但是,僅僅兩年後,第一共和國就宣告失敗。

玻利瓦爾開始肩負起領導獨立運動的歷史重任,他總結經驗教訓,發表了【卡塔赫納宜言】。1813年,他指揮了解放委內瑞拉的「令人嘆服的戰役」,並於同年8月光復卡拉卡斯,建立第二共和國。僅僅一年,第二共和國又失敗。

玻利瓦爾於1816年,釋出解放奴隸的法令,並在海地革命政府幫助下組織解放委內瑞拉的遠征。1819年2月,玻利瓦爾帶領軍隊翻越人跡罕至的安第斯山,一舉解放哥倫比,建立了大哥倫比亞共和國。1822年7月,玻利瓦爾和聖馬丁在瓜亞基爾會見,共商全部解放西屬南美洲的大計。次年,玻利瓦爾向秘魯進軍,並於18 2 4年8月6日解放秘魯,次年1月秘魯宣布獨立。1830年12月17日,僅四十七歲玻利瓦因病去世。

玻利瓦爾不僅解放了拉丁美洲,還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思想遺產。在有關美洲團結、合作與統一的思想中,玻利瓦爾認為「美洲聯合」的目的在於捍衛拉丁美洲的自由獨立,以革命的、反殖民霸權的國際合作對陣反革命的、殖民霸權的國際合作。在著名的【牙買加來信】中,他就曾指出:新世界具有共同的歷史起源、語言、習慣和宗教,但基於各國不同的氣候、形勢、利益及特點,又不可能建成一個統一的國家,美洲將演變為十五至十七個獨立的國家,並主張西班牙美洲各國獨立後,應結成美洲共和國聯盟;弱者與強者結盟,弱者很可能變成強者的仆從,只有實作美洲新獨立國家的大聯合,才能形成與歐洲抗衡的力量,只要將美洲的五大國:墨西哥、秘魯、智利、拉普拉塔、哥倫比亞聯合在一起,世界上將沒有力量能對抗這個‘真正團結’的美洲。此外,玻利瓦爾在【關於巴拿馬大會的設想】中提出:新世界的所有獨立國家將以一項共同的法律聯結起來,這些國家將享有充分的主權和平等,它們的生存將得到保障,在一國遭到外部敵人或無政府主義派別的攻擊時,其他各國將全力救援,種族和膚色的差別將失去其影響和勢力,在自由與和平的環境中完成社會改革等。

可見,早在近兩個個世紀以前,玻利瓦爾就主張拉美國家為維護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而結成聯盟,主張自制「國際遊戲規則」,建立起公正、平等的新的國際秩序。

難怪拉美左派執政者們要以他的名字命名「新聯盟」。

不過,隨著「美洲玻利瓦爾聯盟」的倡導者查衛斯,以及堅定支持者卡斯楚的去世,加上聯盟主要成員國先後步入政治過渡期,「美洲玻利瓦爾聯盟」面臨不小挑戰。如委內瑞拉左翼,從1998年查衛斯上台至去世,已連續執政18年,玻利維亞的莫拉萊斯政府也連續執政11年,厄瓜多爾的科雷亞政府連續執政10年。一旦這些國家的左翼執政黨失去「執政」,聯盟成員國勢必要花更多精力進行磨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