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問答 > 文史

金朝一直想滅南宋,為何很少想到滅西遼?

2019-01-04文史

金朝真的嘗試過。

耶律大石剛剛決議西征,借道高昌回鶻征討東喀喇汗的1131年,金朝就有動作了。

首先,金朝可能是策反了高昌回鶻王國的國王畢勒哥,畢勒哥在耶律大石西征時爆菊花,導致耶律大石西征失敗。

其次,金朝自己抹袖子上陣,金朝的掌權者粘罕(沒錯,就是金朝初期五大貝勒之一,嶽飛傳裏的大反派那個粘罕)調遣燕雲地區的漢軍和女真軍一萬人,以遼朝降將耶律余睹為統帥,進攻耶律大石的老巢漠北可敦城。

金朝一直想滅南宋,為何很少想到滅西遼?

粘罕,漢名完顏宗翰,五大勃極烈(貝勒)之一,曾成為一段時間內的金朝實際掌權者

這次出擊,兵力全是不熟悉蒙古高原地形的漢人和女真人,事先可能也沒有做好準備工作,結果導致負責後勤的民夫「死不勝計」,運輸物資的牛車,「十無一二得還」。很可能金軍都沒趕到可敦城,自己就撤回了。

第二年,這次指揮西征的將軍耶律余睹,趁粘罕南下伐宋,陰謀組織謀反,被人告密。於是逃亡西夏,西夏人不敢要,於是逃亡韃靼,被韃靼人殺掉了。

到了1135年,已經在西域站穩腳跟了的西遼,和金朝又爆發了戰爭。

這次充當反派的,依然是粘罕。只不過,這時候粘罕哥已經不是當年這麽屌的模樣了。

金朝一直想滅南宋,為何很少想到滅西遼?

1134年,耶律大石派大將蕭斡裏剌率大軍七萬,東征金朝。蕭斡裏剌在大漠裏轉悠了幾個月,牛馬多死,於是撤軍。這次東征失利,同時也讓耶律大石西征立國再殺回老家的決心受到了重大挫折。自此之後,耶律大石再也沒有組織過大規模軍團東征,而是全心全意決定吞並西喀喇汗入主中亞了。

但是,惡心金朝是要肯定惡心的。就在蒙古高原的大沙漠邊緣,西遼的小股騎兵時常出沒,刷存在感,告訴蒙古高原各部落,你們這些說蒙古語的,你們都是有大汗的,就是我菊花汗哦不菊爾汗大遼皇帝耶律大石,而不是東邊那些說女真語的偽阿勒坦汗。

對於西遼的這種在蒙古高原刷存在感,金熙宗非常不爽,派粘罕去沙漠裏搜尋西遼主力,予以殲滅。

金熙宗已經用三省制變相廢除了勃極烈(貝勒)制,以前能對皇帝齜牙咧嘴幹預朝政的五大勃極烈,不存在了。粘罕此時已經被架空了軍權。

但是,出征漠北,對於被架空了軍權的粘罕來說還是很好的機會,於是粘罕喜滋滋地出兵了。

結果在沙漠裏,金軍被西遼伏兵突襲,小敗仗吃了好幾次,就在粘罕籌劃怎麽找到西遼主力的時候……金軍中的一支數量有幾千人的契丹人騎兵軍團,成建制地叛逃西遼了……

幾千人的騎兵叛逃,基本上可以說,這場仗沒辦法繼續打了。

粘罕就此大敗而去,軍權被架空,親信被金熙宗清洗。不久便郁郁而終了。

在這之後,金朝開始大舉進攻宋朝,到了斡本、金兀術掌權的時代。

金朝一直想滅南宋,為何很少想到滅西遼?

金兀術,漢名完顏宗弼

跟南宋的大對決中,金兀術遇到了人生中的宿敵,怎麽都打不過的嶽飛。金朝此時朝野上下都緊張地盯著南邊,誰還管西遼啊。

嶽飛死後,宋金和議。執掌朝政的金兀術卻一刻也不忘南征雪恥,所以力主和平發展,恢復久經戰亂的中原生產,攢下一次南侵滅宋的實力。只不過要是進了經濟建設這圈兒了,你就出不來了,尤其是金兀術這種喜歡重用漢人文官的。

而這時候,出了啥事呢。

金朝聽說耶律大石死了,於是派使者粘哥韓奴出使,去西遼打探虛實。西遼掌權者是大石的老婆蕭塔不煙,蕭塔不煙讓金朝使者下馬,粘哥韓奴為了金朝的天朝上國尊嚴,堅持不下馬,並聲稱自己是上國天使是來招降的。

結果……蕭塔不煙下令讓士兵把粘哥韓奴拖下馬給砍了……

砍了……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啊。

蕭塔不煙表示我老娘們就是不講道理,有種來打啊。

結果咋樣?無論是跟貴族爭權爭得鬥誌殆盡轉而啥都不幹了的金熙宗,還是一心為國此時只想著種田日後滅宋的實際掌權者金兀術,都慫了。

沒錯,對宋朝一點都不慫的金朝,給西遼慫了。

使者就這麽被殺了,什麽報復性的行為都沒有。

而這時候,西遼為什麽不東征呢?

因為此時,西遼在西邊的大敵——塞爾柱帝國,依然還沒有死絕,還有蹦跶的能力。就在蕭塔不煙斬殺金使的前兩年,塞爾柱帝國還能起兵進攻西遼的仆從國花剌子模。所以就像金朝盯著南宋一樣,西遼也盯著塞爾柱,都沒辦法抽身。

而到了1161年,又出現了變故。

1161年,金朝唯一的沒有廟號的皇帝——完顏亮,覺得種田種差不多了,可以吞並宋朝了,於是到處集結兵力準備南征。金朝的西北路招討司屬下的契丹百姓,擁立小軍吏撒八為節度使反金。完顏亮暴怒,派兵擊敗了這次契丹人民起義,撒八決定帶著大夥兒西去投靠耶律大石,結果很多契丹人不願意走,撒八就這麽死了。

而這時候,西遼也根本抽不出身來東征,策應契丹人的起義。

原來,西遼遇到了一個非常大的困難,就是該怎麽管轄葛邏祿人。

西遼承襲遼朝制度,征服了什麽人,就讓什麽人按照舊制該怎麽過怎麽過。西遼自己過周天子的生活,只保留一塊中央征服的王畿之地,戶口才八萬多。這種制度,就必須死死盯著西遼的這些「諸侯國」。

西遼統治者想的很天真,現實很復雜。那就是,你讓諸侯國按照舊制,也不能保證舊制就能維持穩定。為什麽呢?因為,在西遼征服之前,這裏就有非常大的不穩定因素——葛邏祿人。

葛邏祿人是當地人口最多的民族,但一直不能當家做主。所以葛邏祿人才非常賣力地效力西遼,給西遼吞並東喀喇汗以口實,在卡特萬之戰時賣力賣命。但換來的是,西遼依然讓東西喀喇汗維持舊制,給西遼賣力賣命的葛邏祿人,依然要接受被東西喀喇汗的統治。

所以,葛邏祿人就一直反叛東西喀喇汗,但卻不反西遼皇帝。這就尷尬了……

西遼皇帝又舍不得廢掉東西喀喇汗,搞一個葛邏祿的諸侯國。

矛盾就來了……

這之後的西遼仁宗耶律夷列,以及女皇帝耶律普速完,都在幹一件事,就是怎麽穩定葛邏祿人。一直到女皇帝耶律普速完時期,才指定了收繳葛邏祿人武器,強迫葛邏祿人停止遊牧,強迫將葛邏祿人從河中地區遷徙南疆從事農耕,並激起了葛邏祿人起義。

西遼對葛邏祿人的政策,進一步加深了南疆的突厥化,同樣也使得西遼失去了葛邏祿人這一非常好用的遊牧軍事力量。

到了1175年,粗大事了。

什麽大事呢?

那就是,西遼的東北屏障——乃蠻人叛變了。

1175年,金朝進入了文治鼎盛的大定之治,而西遼的軍力影響越來越西邊,蒙古高原各部已經接受了金朝的統治。最終,蒙古高原最西邊的乃蠻人,把西遼的印信獻給了金朝,歸順了金朝。

而在五年前,西遼的諸侯國裏最猛的花剌子模,叛變了,要獨立自主。於是女皇帝耶律普速完派兵進攻花剌子模,擼掉了花剌子模的國王,並讓自己的丈夫蕭朵魯不率軍護送新的花剌子模國王塔哈失(就是那個叫板成吉思汗的摩訶末的爸爸)去就封。

此後的五年,西遼的主力一直盯著西方,西遼忽然發現,花剌子模這個國家作為自己的諸侯藩屬,似乎有點太大了,但西遼對此無能為力,只能緊緊盯著,加重花剌子模對西遼的貢賦。

而對於東北乃蠻人的叛亂,算了,不管了,乃蠻人上的貢賦聊勝於無,對於一心經營中亞的西遼,乃蠻人臣服不臣服自己,都無所謂了。

而此後,無論西遼還是金朝,都開始走下坡路了,也就沒有對決的機會了。

當然,如果真心比拼國力,西遼能打贏金朝多少次都沒啥意義,因為西遼只要輸一次,就可能滅亡了。

花剌子模就是,西遼騎在花剌子模頭上無數年了,西遼蹂躪花剌子模無數次了,西遼僅僅被花剌子模擊敗了一次,西遼從此就在中亞說不上話了。因為,西遼真正能控制的王畿之地,僅僅只有八萬戶人口,大部份的西遼領土和人口,都還是東西喀喇汗、高昌回鶻以及一些中亞自治城市在統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