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問答 > 自媒體

有哪些讓你感嘆「作者太有生活了」的書中的細節?

2022-08-07自媒體

感謝邀請。

介紹余華兩本書的兩個片段。

1、【許三觀賣血記】用嘴炒菜。



這天晚上,一家人躺在床上時,許三觀對兒子們說:

「我知道你們心裏最想的是什麽?就是吃,你們想吃米飯,想吃用油炒出來的菜,想吃魚啊肉啊的。今天我過生日,你們都跟著享福了,連糖都吃到了,可我知道你們心裏還想吃,還想吃什麽?看在我過生日的份上,今天我就辛苦一下,我用嘴給你們每人炒,你們就用耳朵聽著吃了,你們別用嘴,用嘴連個屁都吃不到,都把耳朵豎起來,我馬上就要炒菜了。想吃什麽,你們自己點。一個一個來,先從三樂開始。三樂,你想吃什麽?」

三樂輕聲說:「我不想再喝粥了,我想吃米飯。」

「米飯有的是,」許三觀說,「米飯不限制,想吃多少就有多少。我問的是你想吃什麽菜?」

三樂說:「我想吃肉。」

「三樂想吃肉,」許三觀說,「我就給三樂做一個紅燒肉。肉,有肥有瘦,紅燒肉的話,最好是肥瘦各一半、而且還要帶上肉皮,我先把肉切成一片一片的。有手指那麽粗,半個手掌那麽大,我給三樂切三片……」

三樂說:「爹,給我切四片肉。」

「我給三樂切四片肉……」

三樂又說:「爹,給我切五片肉。」

許三觀說:「你最多只能吃四片,你這麽小一個人,五片肉會把你撐死的。我先把四片肉放到水裏煮一會,煮熟就行,不能煮老了,煮熟後拿起來晾幹,晾幹以後放到油鍋裏一炸,再放上醬油,放上一點五香,放上一點黃酒,再放上水,就用文火慢饅地燉,燉上兩個小時,水差不多燉幹時,紅燒肉就做成了……」

許三觀聽到了吞口水的聲音。「揭開鍋蓋,一股肉香是撲鼻而來,拿起筷子,夾一片放到嘴裏一咬……」

許三觀聽到吞口水的聲音越來越響。「是三樂一個人在吞口水嗎?我聽聲音這麽響,一樂和二樂也在吞口水吧?許玉蘭你也吞上口水了,你們聽著,這道菜是專給三樂做的,只準三樂一個人吞口水,你們要是吞上口水,就是說你們在搶三樂的紅燒肉吃,你們的菜在後面,先讓三樂吃得心裏踏實了,我再給你們做。三樂,你把耳朵豎直了……夾一片放到嘴裏一咬,味道是,肥的是肥而不膩,瘦的是絲絲飽滿。我為什麽要用文火燉肉?就是為了讓味道全部燉進去。三樂的這四片紅燒肉是……三樂,你可以慢慢品嘗了。接下去是二樂,二樂想吃什麽?」

二樂說:「我也要紅燒肉,我要吃五片。」

「好,我現在給二樂切上五片肉,肥瘦各一半,放到水裏一煮,煮熟了拿出來晾幹,再放到……」

二樂說:「爹,一樂和三樂在吞口水。」

「一樂,」許三觀訓斥道,「還沒輪到你吞口水。」

然後他繼續說:「二樂是五片肉,放到油鍋裏一炸,再放上醬油,放上五香……」

二樂說:「爹,三樂還在吞口水。」

許三觀說:「三樂吞口水,吃的是他自己的肉,不是你的肉,你的肉還沒有做成呢……」

許三觀給二樂做完紅燒肉以後,去問一樂:

「一樂想吃什麽?」

一樂說:「紅燒肉。」

許三觀有點不高興了,他說:

「三個小崽子都吃紅燒肉,為什麽不早說?早說的話,我就一起給你們做了……我給一樂切了五片肉……」

一樂說:「我要六片肉。」

「我給一樂切了六片肉,肥瘦各一半……」

一樂說:「我不要瘦的,我全要肥肉。」

許三觀說:「肥瘦各一半才好吃。」

一樂說:「我想吃肥肉,我想吃的肉裏面要沒有一點是瘦的。」

二樂和三樂這時也叫道:「我們也想吃肥肉。」

許三觀給一樂做完了全肥的紅燒肉以後,給許玉蘭做了一條清燉鯽魚。他在魚肚子裏面放上幾片火腿,幾片生姜,幾片香菇,在魚身上抹上一層鹽,澆上一些黃酒,撒上一些蔥花,然後燉了一個小時,從鍋裏取出來時是清香四溢……

許三觀繪聲繪色做出來的清燉鯽魚,使屋子裏響起一片吞口水的聲音,許三觀就訓斥兒子們:

「這是給你們媽做的魚,不是給你們做的,你們吞什麽口水?你們吃了那麽多的肉,該給我睡覺了。」

最後,許三觀給自己做一道菜、他做的是爆炒豬肝,他說:

「豬肝先是切成片,很小的片,然後放到一只碗裏,放上一些鹽,放上生粉,生粉讓豬肝鮮嫩,再放上半盅黃酒,黃酒讓豬肝有酒香,再放上切好的蔥絲,等鍋裏的油一冒煙,把豬肝倒進油鍋,炒一下,炒兩下,炒三下……」

「炒四下……炒五下……炒六下。」

一樂,二樂,三樂接著許三觀的話,一人跟著炒了一下,許三觀立刻制止他們:

「不,只能炒三下,炒到第四下就老了,第五下就硬了,第六下那就咬不動了,三下以後趕緊把豬肝倒出來。這時候不忙吃,先給自己斟上二兩黃酒,先喝一口黃酒,黃酒從喉嚨裏下去時熱乎乎的,就像是用熱毛巾洗臉一樣,黃酒先把腸子洗幹凈了,然後再拿起一雙筷子,夾一片豬肝放進嘴裏……這可是神仙過的日子……」

屋子裏吞口水的聲音這時是又響成一片,許三觀說:

「這爆炒豬肝是我的菜,一樂,二樂,三樂,還有你許玉蘭,你們都在吞口水,你們都在搶我的菜吃。」

說著許三觀高興地哈哈大笑起來,他說:

「今天我過生日,大家都來嘗嘗我的爆炒豬肝吧。」



2、【兄弟】宋鋼臥軌

宋鋼走出了我們劉鎮,走到了鐵路經過的地方,他在鐵路旁的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摘下了口罩,幸福地呼吸著傍晚新鮮的空氣,看著四周田地等待收割的稻子,有一條小河就在不遠處流淌著,晚霞映紅了河水。河裏的霞光讓他擡起頭來了,他看著日落時的天空,他覺得天空比大地還要美麗,紅彤彤的落日掛在晚霞的天空裏,浮雲閃閃發亮,層巒叠嶂般的色彩仿佛大海的潮水一樣在湧動著。

他感到自己看到了光,斑斕的光穿梭在天空裏,而且變幻莫測。接著他的頭低了下來,他重新去看四周的稻田,稻穗全披上了霞光,仿佛紅玫瑰似的鋪展開去,他覺得自己坐在了萬花齊放的中央。

這時他聽到了列車遙遠的汽笛聲,他取下眼鏡擦了擦,戴上後看到半個夕陽掉下去了,火車從掉下去的半個夕陽裏駛了出來。他站了起來,告訴自己離開人世的時候到了。他舍不得自己的眼鏡,怕被火車壓壞,他取下來放在了自己剛才坐著的石頭上,又覺得不明顯,他脫下了自己的上衣,把上衣鋪在石頭上,再把眼鏡放上去。然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人世間的空氣,重新戴上口罩,他那時候忘記了死人是不會呼吸的,他怕自己的肺病會傳染給收屍的人。他向前走了四步,然後伸開雙臂臥在鐵軌上了,他感到兩側的腋下擱在鐵軌上十分疼痛,他往前爬了過去,讓腹部擱在鐵軌上,他覺得舒服了很多。駛來的火車讓他身下的鐵軌抖動起來,他的身體也抖動了,他又想念天空裏的色彩了,他擡頭看了一眼遠方的天空,他覺得真美;他又扭頭看了一眼前面紅玫瑰似的稻田,他又一次覺得真美,這時候他突然驚喜地看見了一只海鳥,海鳥正在鳴叫,搧動著翅膀從遠處飛來。

火車響聲隆隆地從他腰部蹍過去了,他臨終的眼睛裏留下的最後景象,就是一只孤零零的海鳥飛翔在萬花齊放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