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問答 > 自媒體

怎樣處理親家關系?

2023-01-25自媒體

怎樣處理親家關系?

無論是什麽親戚,都不要走得太近,不說距離產生什麽美不美的,刻意保持一點距離,是保證自己不冒犯對方,也讓對方知道,你是你,我是我,任何事情都有個邊界。避免有些親戚打著親戚的旗號道德綁架,避免蹬鼻子上臉。

最近大姐春紅跟小妹春鳳鬧翻了,春鳳一氣之下跑到大姐家裏,把她家所有東西都給砸了,臨走時還把鍋也給砸了。在農村砸人家鍋是大事兒,是最缺德最絕情的舉動,也是最忌諱的事。它相當於斷人家活路,絕人家煙火,致人全家於死地。跟剝奪人家的生存權力,刨人家祖墳差不多。在過去,寧可飛人家瓦片不可砸人家的鍋。

親妹妹要讓親姐姐一家去死嗎?有多大的血海深仇?

那天,大姐兒子兒媳還住在裏面,他們躲到鄰居家都沒敢露,等小姨砸夠了走了才回來。不是他們倆慫,怕事兒。事發時他們第一時間撥通了母親的電話,他媽說:「就讓她砸吧,你們躲遠點,別傷著。」他媽怕引起更大的沖突。

見好好的家被禍害成這樣,二三十歲的大小夥子氣得直掉眼淚,窩火帶憋氣,「這叫啥親戚?哪門子親人?」

因為這所房子,小姨已經鬧了好幾次了,這次是最厲害的。尤其還砸了自己家的鍋。

「夠狠的這姑奶奶,她姐她媽這是咋得罪她了?」鄰居中年歲大的有人認識春鳳,沒人跟她打招呼,只在那裏議論紛紛。

春紅春鳳和去世的小弟春生是一奶同胞三姐弟。可惜的小弟春生20歲去世,還沒有結婚,更沒有留下一兒半女。父母悲痛欲絕,倆人都快魔怔了,險些要了他們倆的命,好不容易從喪子之痛中走出來,養老的指望只能放在兩個閨女身上。

大姐春紅嫁在鄰村,女婿在建築隊打工。小妹春鳳最有出息,讀書讀得好,是家裏最識文斷字的人。

說到兩個女兒,父母偏心有出息的春鳳,可是他們倆也明白,要說人品可靠能吃苦耐勞的還是大女兒春紅。春鳳將來不可能陪在身邊照顧他們,頂多給他們錢。而給父母養老不僅僅是錢的事兒。老兩口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讓老大春紅承擔這個重擔。

家裏的宅基地有東西兩個院子,東院是祖宅,爺爺奶奶留下的,一直空著,兒子活著的時候本來打算翻蓋一下給他結婚娶媳婦用,兒子走了,東院變成了裝東西的庫房和菜園子,西院是他們住的。

父母就想讓春紅到那院翻蓋房了,將來他們養老也就有了著落。

可是大女婿不同意,一來自己家沒啥錢,二來怕人家誤會他是上門女婿。

後來春紅做丈夫的工作:「蓋房的事兒不著急,你在建築隊裏有剩下的磚瓦水泥沙子,就辛苦點弄回來,積少成多,等物料攢得差不多了,咱們把房子蓋起來,怎麽著也給咱們兒子多攢下一份財產不是?」大姐夫總算預設了這件事。

蓋房之前,父母召集全家開了一次家庭會議,當時春鳳剛結婚,父母說出了自己的養老安排,決定把這個家交給春紅,讓他們拿出一筆錢補償給妹妹。

春鳳跟她物件商量了一下,反正她在城裏紮根,這農村的宅基地和房子也值不了幾個錢,能拿到一筆補償款去城裏買房比什麽都強。小兩口達成一致。

說實話,當時父母是想幫幫小女兒春鳳的,她結婚還住在單位借的一間宿舍裏,沒有廚房衛生間,有了小孩就更不方便了。借著這個機會給她點錢,沒準就把房買了呢。

「你們就拿3萬給妹妹吧。」

3萬塊錢當時在村裏能買下一個很大的院子。大姐夫是幹建築的,他認為嶽父嶽母太偏心小姨子,所以不樂意買。

還是春紅勸丈夫:「是我的親妹妹,啥吃虧占便宜的,不也沒便宜外人嗎?」

春鳳兩口子簽字拿錢高高興興走了,用這筆錢在城裏買了新樓。

大姐大姐夫把全部積蓄都給了妹妹,他們沒有能力再蓋房了。蓋房的事暫時擱淺。

後來大姐夫自己拉起一個農村建築隊,經濟條件逐漸好了起來。

2002年,他們把東西兩個院子都扒了,連在一起蓋成了八間大瓦房。紅磚藍瓦前臉白瓷磚貼面,院墻高起,屋子裏鑲地磚院子裏水泥打地面,東西廂房倒座房是廚房衛生間倉房。幹凈漂亮,十分亮眼。父母跟著大女兒一家生活,也算享福了。

父親去世以後,春紅帶著孫子去縣城裏接受教育,把她老母親也帶著。鄉下的房子留給了做生意的兒子兒媳住。

春鳳一直在城裏上班,很忙,一年到頭難得回來一趟。她跟妹夫的感情一直磕磕絆絆,她婆婆去世後,妹夫就跟春鳳提出了離婚。

金鳳不願意離,挽回了很久,最後沒有法了只能同意,分割了財產就離了。可離婚誰能做到風淡雲輕?都是傷筋動骨的事兒,金鳳大病一場,整個人有點神神叨叨的。

姐姐心疼妹妹,把金鳳接回來養病一住大半年,一邊照顧母親一邊照顧妹妹。人遇到困難的時候,不可能不拉一把,袖手旁觀就不是親戚了。

今年老家突然要拆遷,那片被開發商買了。按照開發商給的標準,春紅家的老房子可以得到三百來萬和四套房,好事兒來了,煩心的事兒也接踵而至。

春鳳趕了回來。

「大姐,拆遷有我的份嗎?」

春紅楞住了,有嗎?她一時語塞。

「有你的,我的都給你。」老太太一口答應。

聽嶽母這麽說,大姐夫不高興了,他拿出了當初簽過的字據。

「按照協定,老太太這一份也都是我們的。」

「把老太太的所有份額都給她吧。」大姐春紅答應給她。

春鳳看了看當初簽的協定,沒話說,走了。

沒幾天春鳳又回來了,「不行,媽那份額太少,我要60萬。」

大姐把她拉到一邊,悄悄告訴她:「你別鬧了,我答應給你一套房,或者你說的數目60萬,得容我功夫讓我慢慢做你姐夫他們的工作,你再鬧真可能什麽都拿不到。」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了,可是春鳳又改變了主意,這回她帶著前夫和兒子兒媳一起回來了。

「我要一半,兩套房150萬。都是女兒,必須一個人一半,當初那個協定不算數。」

大姐也生氣了:「當年協定你簽了,錢你拿了,房子是你姐夫蓋的,父母一直跟我們過,父親去世發喪是我們一家發喪的,現在也是我們給母親養老,我答應了你所有的要求,可是你一變再變,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啊?我顧念姐妹情份,你為我考慮過嗎?你這樣我怎麽再去面對你姐夫和我兒子兒媳婦?你想讓我眾叛親離嗎?逼著我也離婚不成?」

春鳳一句聽不進去,就是鬧,不達目的不罷休。見鬧了幾天沒結果,一氣之下,他們跑回老家,把家裏八間正房六間廂房倒座房全砸了。還往鍋裏扔進一塊十幾斤的大石頭,把鍋砸了個大窟窿。

大姐夫說,砸他家鍋就等於咒他們一家人。他發誓一分錢都不給她,愛上哪兒告隨她便。就連他們兒子兒媳婦都齊刷刷站在他們父親一條線上。大姐再想護著她妹妹就真的眾叛親離了。

老太太身體一直不好,時而糊塗時而明白,這三番兩次的吵鬧,病重住進了醫院。

老話說「是親不過財,過財兩不來」。春紅春鳳是一奶同胞的姐妹,各自成家以後就是親戚,親戚之間就要留有分寸,是誰的就是誰的,況且契約還在,給你是情分不給是本分。多給是善良,不給也是合理合法。

有時候金錢就是一面鏡子,能照出一個人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