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問答 > 美文

有沒有讓人好看到滾的甜文?

2022-08-02美文

戀愛一周,我媽突然和男朋友的爸爸結婚了。

「分手吧,一想到你是我繼妹,我就惡心。」

他開始泡我身邊的朋友,肆無忌憚在我面前表演恩愛。

後來——

我受不了折磨,主動親了那個混混轉學生。

他又氣急敗壞地砸我的房門,

「珊珊,我們私奔好不好?」

轉學生拉開門,淡定地理了理校服上的口紅印。

「說說看,你要帶我女朋友去哪裏?」

1

暗戀江術兩年,自卑的我一直不敢跟他說話。

我把喜歡他的秘密寫進日記。

結果第二天我的日記本在班裏瘋傳。

我急得大哭,江術卻霸氣地站了出來,奪回我的日記本,

「不好意思,日記是我寫的,一直是我暗戀她。」

那節晚自習,他一直拉著我的手,問我:「所以呢,珊珊同學允許我的暗戀成真嗎?」

我驚喜萬分,紅著臉點了點頭。

我和江術在一起了。

但戀愛一周後,我媽突然帶回來一個叔叔,說那是我的新爸爸。

我震驚到渾身發麻。

因為那個叔叔是江術的爸爸。

分手,是江術提出的。

「虞珊珊,你知道嗎,一想到你是我的妹妹,我就覺得惡心。」

他恨我媽,也恨我。

分手後,他開始泡我身邊的朋友,肆無忌憚在我面前表演恩愛。

2

午休。

「跟我換座位。」

江術轉過身,修長的手指在我桌面上扣了扣。

「哦,好。」

我拿著試卷,自覺地坐到了他的前面。

他最近看上了我的同桌徐倩,一到午休時間就要我跟他換座位。

「江哥調情時間又到了。」

「自己泡妞,前女友放哨,真絕。」

「怎麽小姑娘都像中了他的毒。」

……

周圍的同學開始調侃,但我早已經免疫。

半分鐘後,耳邊傳來他和徐倩的嬉笑聲,我的後背繃得筆直。

「別親……」

「就一下……」

聽到一半,後背被人戳了戳,我卻沒勇氣回頭。

「給我看著點老師。」

他語氣冰冷,像是命令。

我的心瞬間跌落谷底。

戀愛時,他是那樣溫柔地哄著我,「珊珊,哥哥初吻給你了,你不許再親別人。」

現在他卻親了別人,還不只一個。

想到這,我瞬間泄了氣。

最後吐出一個字:「好。」

午休一個半小時,我連一道簡單的數學題都不會做了。

3

老師出現在視窗的那一刻,我神經一下子緊繃起來。

「江術,」我反手想去推後桌的他,壓低聲音提醒,「班主任。」

推了一下,沒動靜,身後還在鬧。

我有些急。

於是又伸手推了一下,「老師來了。」

下一秒——

旁邊一個頂著一頭亂發的男生從高高的書堆裏面擡起頭。

一雙漆黑的眸子裏寫滿暴躁。

「吵死了!」

他的聲音低沈嘶啞,帶著沒睡醒的起床氣,嚇得我不敢再吭聲了。

他叫陸野,江術的同桌,也是新來的轉學生。

他來的時候,頭上,腳上都打著繃帶。

聽說他是傷了人,被迫轉校的。

他看著我的目光,像是要殺了我。

「對不起……」

我嚇得牙齒打戰,最後小心翼翼把校服蓋在他頭上,示意他繼續睡。

下一秒……

班主任開門進來。

眼看就要往我這裏走,我怕被發現換座位了,急得頭頂冒煙,第一反應就是躲。

慌亂之下,我腦子抽了,掀開陸野的校服,躲了進去,裝睡。

感覺到動靜,他突然把頭轉了過來。

接下來就是,校服下,我和他面對面趴著。

黑暗中,他的睫毛碰到了我的鼻尖……

我看見他那雙黑亮的眸子,心突然狂亂地跳了起來。

「幹什麽?」他的聲音很輕,帶點戲謔。

過於靠近,他的氣息全噴灑在我臉上。

「噓……」我低聲求著他。

因為耳邊傳來了班主任的腳步聲。

腳步聲越來越近,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沒說話了。

大概過了一分鐘之久,班主任的腳步聲消失在教室門口。

我才徹底松了一口氣。

剛想掀開校服出去,手卻被他捉住了。

我心裏咯噔一下。

「放手,你抓得我很不舒服。」我帶著哭腔。

他卻突然笑了,笑得妖孽,「哦,你要怎麽舒服?」

4

「你!」我羞憤交加,沖動之下咬了他一口。

他罵了一句,吃痛地放開我,盯著手腕上的牙印,「你屬狗的?」

「是你先弄痛我的。」

他白皙的手腕上,我的牙印有些過於明顯,我沒什麽底氣。

「呵,」他冷笑一聲,「那是誰鉆進我的校服,企圖對我不軌的?」

我自覺理虧,不敢接話。

又氣又委屈,我站起來,跟江術換回了座位。

後來一整天我都不說話了。

放學的時候,江術拉住我。

他冷著臉看著我,「虞珊珊,你是缺男人缺瘋了,誰的校服都鉆?」

「他就是個混混,你去招惹他幹什麽?」

他以高高的姿態,指著我的鼻子罵。

「要你管?」我賭氣地甩開他,一個人背著書包往前走。

走到轉角處,就看見拄著拐杖的陸野,咬著煙,和學校的一幫混混吞雲吐霧。

他目光突然看向我,我心生恐懼,不自覺加快了步伐。

「老大,就是這個妞?」

「這不是江術那個聽話的前女友?」

「一個小矮子,把你咬得這麽慘?」

「這身高差再怎麽想,也不該是咬到手啊。」

……

一群人在我身後發出笑聲。

我聽得又羞又窘。

「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你爹就讓你說不出話。」

熟悉的聲音響起。

是陸野。

我一驚。

伴隨著一聲慘叫,身後打起來了。

我不敢回頭,加速跑了。

5

第二天,江術的同桌沒來。

第三天,還是沒來。

我去上廁所,聽班上同學議論——

「那個陸野一來就打架,被家長接回去了。」

「為什麽啊?」

「還能為什麽,一山不容二虎,他總要和校霸打一打的。」

……

我承認我嚇到了。

我站在旁邊,想到那天,總覺得陸野是因為自己才打架的,內心有點愧疚。

猶豫幾秒,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他傷得很重嗎?」

一群人這才註意到我,齊刷刷地看著我。

就在這時,頭頂突然傳來聲音。

「這麽關心我,不如直接問我?」

一回頭,陸野!

「我……」

我第一反應是,他還活著啊!

心裏松了一口氣。

「覺得對不起我?怕我死了?」他像是看穿了我,笑著把玩著手裏的金屬打火機。

「你以後打架,都不要帶上我的名字。」我終於說出了心中所想。

我不想參與,也不想別人因為我打架。

他楞了一下,臉上沒什麽表情,「你叫什麽名字我都不知道,我怎麽帶啊?妹妹。」

「那最好,我不想跟你們這些壞學生扯上關系。」我咬著嘴唇,滿臉都是被懟的尷尬。

「可以啊,給我點根煙,壞學生就再也不找好學生了。」

他一句話,就把我氣得夠嗆。

「你……」我站在原地猶豫不定,我媽從小就告訴我,不要招惹街上那些混混。

但現在我只希望這件事盡快過去。

「真的?」

「騙你做什麽?」他好笑地看著我。

我只好硬著頭皮,接過他的打火機。

放在手裏,摁了幾下,然後遞到他面前。

他一臉放松,低下頭來,深吸一口。

藍色的火焰印著他忽然看向我的眸子,他的喉結猛地捲動了一下,我的心也嚇得抖了一抖。

兩秒過去,他迅速撤離,臉側向一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那我走了。」

他手倚靠在欄桿處,不耐煩地嗯了一聲。

我把打火機還給他,轉身快步回了教室。

「陸野,你在幹什麽!」

身後傳來班主任的聲音。

我一驚,跑得更快了。

6

下一節課,他的座位又是空著的。

聽同學說,陸野抽煙被抓了,班主任對此大發雷霆。

我看著他的空座,陷入沈思。

我……

好像又間接害了他一次。

到了中午,江術又轉過臉。

「換座位是吧?」我拿起書,很自覺地走到他跟前。

「……是。」他高傲的表情有些僵。

大概是沒預料到我今天如此幹脆。

我坐在他的座位,聽見後面沒了動靜,沒一會兒又有人戳我的背。

「我要吃熱幹面。」

我轉過去看著江術,不明白他什麽意思。

「我沒吃午飯。」

他淺淺一笑,像是篤定我會去給他買。

我在心裏長嘆一口氣,還是站了起來,「等會兒。」

說完拿著錢包就往教室外面走。

江術有低血糖,我怕他暈倒。

其實我也知道,江術就是想折磨我。

我喜歡他,喜歡了兩年,同學都說我犯賤。

只有我自己知道,他也是喜歡我的,他只是暫時無法接受我成為他繼妹的事實。

我又何嘗不是呢,可我又有什麽辦法?

連我自己都找不到出口。

「不要蔥,不要蒜,只要辣椒油,謝謝。」我囑咐阿姨。

「這麽挑啊?」阿姨念了一句。

我只是笑笑。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去,結果,他和我同桌一起睡倒在課桌了。

兩人的手還抱著,頭上還蓋著我的校服。

我把面放在抽屜裏。

剛做了一會兒題,後面突然傳來動靜。

難道他沒睡?

我剛轉過身,想把面給他——

「她呀,主動送上門的,說實話挺一般的。」

「又矮,親得我脖子酸。」

「還是喜歡和你接吻,你好香……」

……

我的心被人撕裂了。

我呆在那裏,渾身開始冒冷汗。

就連江術和徐倩從校服裏出來,盯著我看,我都沒反應過來。

「珊珊。」徐倩有些同情地看著我。

我快速轉過身,從抽屜把面遞到後桌,「你的面。」

面香味從後面飄過來的時候,我突然就掉了眼淚。

在我滿心歡喜把初吻獻給他,希望他好好對待這份感情的時候。

在我記住他所有喜好,回來的路上怕面冷了,又怕他犯胃病的時候。

在我怕他折磨我的同時,傷害自己的時候……

他抱著另一個女生,說著我的壞話。

此刻,我真的找不到任何詞可以形容自己。

我真賤啊。

7

我擦了眼淚,開始寫作業。

只是作業上的字全花了,我負氣地扔掉筆,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下午上課的時候,我坐在座位上發呆。

陸野拄著拐杖,一瘸一拐地回來了,站到了講台上。班主任跟在他後面。

然後,他當著全班的面,吊兒郎當地開始念檢討書。

「總之一句話,別抽煙,別學我打架,當然非要找我打架的話,只要你扛揍,也行。」

他不怕死的文風惹得所有人哄堂大笑。

班主任氣得冒煙,恨不得讓他趕緊閉嘴。

陸野惹怒了班主任,搬到教室最後面去坐了。

「陸野同學經過深刻反思,說以後要改邪歸正,好好學習,誰願意跟陸野同桌,幫助他一下?」

班裏的男生都把頭埋得特別低。

女生倒是個個躍躍欲試,只是最後都被陸野的眼神嚇了回去。

我盯著江術的後背,心還在痛。

一想到只要我同桌是女的,他都要泡一遍,我就覺得絕望。

然後我一時沖動,舉了手。

大家都以詫異的眼神看著我。

江術更是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不同意。」陸野瞟了我一眼,直接拒絕。

我尷尬得不知道舉起的手該不該放下。

「你還不同意了,你在我這兒就沒選擇權。」班主任盯了他一眼。

「老師……」他尾音拖得老長,「我不是犯人。」

「你在我這兒就是。」班主任氣急了,直接扔粉筆砸他,「你抽煙,逃課,打架,你說說看,你有什麽理由拒絕?」

陸野沒說話,瞟了我一眼,輕飄飄來了句,「她打擾我睡覺。」

全班哄笑起來。

班主任臉脹成了豬肝色。

「閉嘴,就她了,你再敢挑,再給我抄十遍校訓。」班主任劈裏啪啦確定,不給他任何反抗的機會。

於是,我搬著書桌去了最後一排,挨著他坐。

坐了幾分鐘,我越想越委屈,又哭了。

「你放心,我絕對不打擾你睡覺。」

他看見我哭了,臉上有些情緒,「就這麽想跟我坐,想得都哭了?」

我:?

「別哭了,我不吃這套。」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你還是不是男生?」我紅著眼問他。

他真是一點男生的肚量都沒有。

他楞了一會兒,突然痞痞地笑,「是不是,怎麽,要跟我去趟男廁所?」

「你!」我被氣得臉紅。

「陸爺,行不行啊,小矮子也挺可愛的,你這是何必……」

旁邊有幾個陸野混在一起的男生紛紛調侃。

陸野神情淡定地來了一句:「√3 不到的二級殘廢好意思說別人矮。」

幾個男生被他懟到吐血。

「就你高,你不也沒有 180。」

「你覺得爺停止發育了嗎?」

幾個男生不說話了。

8

陸野真的不好惹。

我隱約有些後悔,更加堅定了不招惹他的心。

後來,他睡他的覺,我聽我的課,不再有交集。

晚上回到家,江術卻進了我的房間。

「你就是這麽破罐子破摔的?

「跟他那樣的混子做同桌,有什麽好處?

「你以為自己是聖母嗎,能拯救他那樣的人?

「到時候你成績下降,大學都考不上,你哭都來不及。」

……

他以高傲的姿態說了我一通。

「不跟他做同桌,那我要坐到你後面,天天看你秀恩愛嗎!」

「江術,我也是人,我不是你的狗!」

他一下子楞住。

我們兩個第一次爆發如此激烈的爭吵。

兩個人都氣到不行,站在原地平復心情。

過了許久,他才嘆著氣,放低聲音,「珊珊,都說了不要喜歡我了,都過去了,我不喜歡你了。」

「不喜歡我,之前為什麽要跟我在一起?」我哭著質問他。

他輕飄飄來了一句,「玩玩而已。」

後來他走了。

我哭了。

我媽聽到吵鬧聲,跑上來,看見我哭得厲害,抱著我問我怎麽了。

「他欺負你了?」

「你為什麽要和江術爸爸結婚?」我哭著問我媽。

她楞住了,抱著我安慰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個爸爸嗎,你現在有爸爸了啊。」

「可是我不想是他!」

我曾無數次想過,如果我沒有成為江術的繼妹,我現在應該和他在彼此督促學習,在朝著共同的目標奮鬥。

但現在呢,他天天折磨我。

我覺得我快窒息了。

「你江叔叔人很好,你慢慢相處就會知道……」

我媽還在重復那些話,可我一句話都聽不進去。

江叔叔是很好,可是,我快撐不下去了。

9

我每天還和往常一起上課。

但是換了座位後,我的確輕松了不少。

陸野那個人,看起來很兇,但我不惹他,也就井水不犯河水。

為了界限更明確一些,我在中間劃了一根三八線。

「自己的東西不能越過這根線,越過了東西就屬於對方。」

「行。」他答應得很爽快。

下一秒,他把物理練習冊扔了過來,笑著說:「歸你了。」

「幫我做了吧。」

「你……」

「今天不能碰到你的桌椅,明天畫三八線,東西都不能過界,我陸野是那麽聽話的人嗎?」他反問我。

「那你要怎樣?」

「我聽你的要求,你幫我做作業。」他扯出一個笑容,「你不能總占我便宜吧。」

「當然,我這人大方,如果你非要占,我不介意是另一種便宜。」

「我幫你寫作業!」我拿過他的作業本,堵住他的嘴。

我已經確定了,根本說不過他。

我寫作業寫得滿頭大汗,他也不睡覺了,一臉滿意地看我被他奴役。

「你的字。」

「怎麽了?」

「太好看了,不像是我寫的。」

「啊……」

「你要像這樣……」他傾過身子,過來握著我的筆,在紙上劃了幾下,「醫生字型,明白嗎?」

他離我太近了,感受到他溫熱的胸膛,我心跳得好快。

「你……你過界了。」我屏住呼吸,提醒他。

「然後呢?」他看了一眼三八線,「現在我屬於你了?」

我直接嚇死,默默埋頭寫作業,不敢說話了。

他撤離身子,整個人懶懶地倒向墻那邊。

氣氛就是很微妙。

10

突然——

「讓一讓,同學。」

一個化著妝,穿著超短格子裙的陌生女孩站到我面前。

「你是……」我有些蒙。

「他女朋友。」面前的女生囂張地把一堆花放到了我桌子上了。

我轉過頭去看陸野,他的臉很黑。

這是什麽情況?

我站起來,覺得還是讓座比較好。

「坐下。」陸野幽幽地來了一句。

我看看女生,又看看他。

「我,我還是走……」我不想惹麻煩,雖然陸野也挺嚇人的。

「我讓你走了?」陸野直接來了一句,嚇得我進退兩難。

「陸哥哥,你好狠的心,轉學了都不告訴我去了哪裏。」女孩子說著隔著桌子就朝陸野撲了過來。

陸野直接身子一側,躲開了,「你誰?」

「我是你女朋友啊,你失憶了?」

「我們去唱過 KTV,你還送我項鏈,送我香水,送我手機……」

陸野一言不發,簡直冷漠到可怕。

「你送我東西,不是喜歡我,把我當女朋友嗎?那算什麽?」女孩急哭了。

他沈默半晌,幽幽地來了一句:「我還給流浪狗送過吃的。」

女孩這一聽,哇哇大哭起來,哭得周圍的同學都看了過來。

我現在的位置實在是尷尬,我硬著頭皮拉了拉他的校服,「餵,要不然……你哄哄?」

他沒好氣地看我一眼,「你倒是愛做慈善,這麽喜歡助人為樂,不如扶我一下。」

說完他就伸出手,示意我扶著他。

我:「幹什麽?」

「上廁所。」

我的臉唰地一下紅了。

「陸野你別太過分!」我要哭了,他怎麽什麽都說得出口。

「我腿痛,我總不能在這裏解決?」

正在這時,旁邊的女生停止哭泣,「你們?」

她看看陸野,又看看我。

「她是你的新女朋友?」她得出這個勁爆的結論。

拜托,她的聲音還能再大點嗎?

現在周圍的同學都聽到了。

「不是。」我急忙否認。

「陸野從來不跟女生同桌的,你不是他女朋友,是什麽?」

我轉過頭,向陸野求助。

他竟然看著我不出聲。

哥,一句話的事,他怎麽不解釋?

我要氣死了。

然後,那個女生哭著跑了。

「你怎麽不解釋?」

「沒必要。」

「什麽沒必要,很有必要!」

「你再跟我說話,待會我在這兒解決了,你別哭。」

我直接心梗了。

根本來不及思考,我真怕他說到做到,只好扶著他出了教室,一路上都很慌亂地避開別人的目光。

他倒是一臉悠閑自在,完全看不出很急的樣子。

頭疼。

11

班上開始傳我和陸野的流言蜚語。

我都不理。

反正是子虛烏有的事。

那天我正從任課老師抱回來語文作業,回到座位,就看到一堆女生聚在一起。

「那個虞珊珊真茶啊,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見一個勾引一個。」

「是啊,我真是不懂,長得不怎麽樣,還是個小矮子,那些男的眼睛瞎了嗎?」

「你們懂什麽,關了燈,又不看長相。」

……

我一下子覺得整個人都木掉了。

心裏很生氣,我打算用作業直接砸過去。

結果我還沒出手——

陸野不知道什麽時候醒了,對著說得最歡的那個女生的桌子,擡腿一腳踢去。

「幹什麽?」

幾個女生嚇得驚慌失措,轉過頭就看到陸野那一張布滿陰霾的臉,頓時不敢說話了。

我也嚇到了。

大約 10 秒過去,他又恢復了以往的吊兒郎當,輕飄飄來了一句,「抱歉啊,做夢腳抽筋。」

「沒……沒事。」

「珊珊?」

一群人已經看到我回來了,做賊心虛地散開,裝作什麽都沒發生。

我沒說話,把作業扔到那個女生面前,接著回了自己座位。

陸野看我臉色不對,安靜了許多。

「幫我寫寫作業?」

我不理他,拿過作業,兩下寫完扔給他。

「鉛筆借我一下。」

我又把筆扔給他。

「我要去廁所。」

我站起來,迅速給他讓開道。

他看了我一眼,「我又不想去了。」

我又安靜地坐回去,繼續做題。

「虞珊珊,你在發什麽脾氣?」他終於被惹毛了。

「所以,你明知道是誤會,為什麽要讓她們誤會我是女朋友?」

我轉過頭,死死地盯著他,嘴唇都在發抖。

他盯著我不說話了。

下一秒,直接起身,走到前面那個女同學那裏。

「你叫什麽名字?」他問。

「我……我叫吳巧。」女生有點被嚇到了。

「行,我記住你了。」他突然雙手撐在她課桌上,逼她與自己對視,「這麽愛議論我的私事,喜歡我?」

「我……」女生臉唰地一下就紅了,害羞卻又忍不住小聲問,「可以嗎?」

「抱歉,我和你名字八字不合。」

他冷漠地站直身子,「乖,以後別讓我聽見有關於我和我同桌的傳言,明白嗎?」

「你……」

女生感覺被羞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哭著跑出去了。

說實話,這一刻,我心裏雖然有些同情這個女生,但更多的是解氣。

他解決完,又悠閑地回到座位。

「想坐就坐,不想坐自己換座位,我陸野不慣著誰。」

說完這句,他有些炸毛地就睡了。

看得出來他生氣了,我也不敢再惹他。

一晚上我們都沒說話。

直到下晚自習,他噌地起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也是討厭我的吧。

我慢吞吞地收拾書本,然後往教室外面走去。

12

走到校門口,我發現出入證忘記帶了。

完了!

我只好返回教室去找。

教學樓已經沒了人影,教室也都熄了燈。

我借著手機電筒,沿著樓梯往樓上走。

聽到風吹得教室門發出的咯吱聲,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感覺到身下一股暖流,我蒙了。

大姨媽來了,而且還來勢洶湧……

雖然心裏怕得要死,我還是硬著頭皮去了二樓的廁所。

進去才想起,二樓廁所的燈早就壞了。

也顧不上那麽多,我就著手機的光,手忙腳亂地從包裏摸出一個衛生棉,下一秒——

我聽到有人推門進來了。

怎麽還有人?

「同學,有人在裏面,這裏沒燈,你別嚇到了。」

我小聲地提醒她,怕自己這個樣子把人嚇到半死。

但她沒有回應。

緊接著就是廁所門被反鎖的聲音。

我手上的動作停了,隱約感覺到不對勁。

等我跑出來,一個男生堵住了我。

他嘴裏叼著煙,身上文著一條龍,手裏拿著一根棍子,晃了晃手機的電筒,身後還隱約有幾個人,我看不清。

「虞珊珊是吧?」

「不是!」

感覺到危險,我一下退回了隔間。

還未來得及鎖門,門就被一下子拉開。

他拽著我的頭發,一把把我扔在地板上,我被砸得生疼。

有人過來把我摁在地上跪著,有人開啟了閃光燈拍照。

「知道錯哪兒了嗎?」他一個耳光扇過來。

「我根本不認識你。」我咬著牙,忍住不哭。

「陸野認識吧,小賤人。他不是罩著你嗎?人呢?」

陸野?!

我心裏大概明白了是怎麽回事,可是在這廁所,怎麽哭喊都是沒用的。

我心底一片絕望。

「你陸爹在這裏!」一道聲音劃破耳膜,門瞬間被人暴力踢開。

「陸野……」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先進去,反鎖,等我兩分鐘。」陸野皺著眉頭走過來,把我關到隔間,眼裏都是狠厲。

「我看你們是活膩了。」扔下這句話,他就跟他們打成一團。

門隔絕了我和外面,我只能聽見外面不時傳來人的尖叫聲,和重物撞擊門板的聲音。

每一次,都能嚇到我失聲哭泣。

過了一會兒,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是我。」他壓低聲音。

我這才開了門。

他看到我時,楞了很久,也許是我現在的樣子太慘了。

「這麽晚回教室幹什麽?」

「我回來拿出入證。」我吸了吸鼻子,被他看到如此狼狽的樣子,真的很丟臉。

「你知不知道一個女生這樣回來很危險?」他嘆了一口氣,「要是我沒跟上來,你怎麽辦?」

他的語氣也有點急了。

「沒有出入證我出不去。」我聲音哽咽,「我沒有朋友。」

我早就被班上女生孤立了。

從和江術談戀愛,再到我們分手,再到跟陸野做了同桌。

班上女生都說我是狐貍精。

我沒有朋友。

他楞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麽,不一會兒,又走過來,幫我拉上校服拉鏈。

我條件反射地躲開。

後來我們誰也沒再說話,我勉強洗了一把臉,整理好衣服就往外面走。

13

陸野跟著我去了教室門口。

「出入證放在哪裏?」他翻上窗,問我。

「數學書裏面。」

外面很黑,剛才的陰影還沒有散去。

但他進去了,我只能在窗戶下面等。

他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窗戶裏,「要一起進來嗎?」

我望著他,不知道他這是什麽意思。

「外面很黑,我怕你害怕。」他說著又從裏面翻在窗戶上坐著,伸出手來拉我。

我猶豫幾秒,還是遞過手,手上傳來一陣力,我被他拉了上去。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翻窗。

他先下去,然後在下面伸出手接著我。

我笨拙地往下跳,然後因為緊張抓住了他的腰。

「別抓那兒,癢……」他的聲音落下,我的人也落下了。

我整個人砸在他身上,帶倒了他。

他吃疼地哼了一聲,手卻在兩邊護著我,好讓我不被凳子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