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問答 > 美文

粵港澳大灣區數位治理探索取得了三大成效

2022-08-05美文

中國經濟導報 中國發展網記者 程暉

日前,廣州市粵港澳大灣區(南沙)改革創新研究院會、廣州大學廣州發展研究院、廣東省區域發展藍皮書研究會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釋出的【粵港澳大灣區藍皮書:中國粵港澳大灣區改革創新報告(2022)】(以下簡稱「藍皮書」)中提出,粵港澳大灣區數位治理探索取得了三大成效。

(一)數位政府:從技術創新到理念革新轉變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將數位技術廣泛套用於政府管理服務,推動政府治理流程與模式最佳化,不斷提高決策科學性與服務效率。粵港澳大灣區內各級政府積極運用資訊化手段,在多個領域產生了正向影響效應,政務服務是最先實作數位治理改革目標的領域。

對內,重構組織結構和運作方式,打通部門壁壘,促進政府部門走向體系化和協同化;對外,倒逼辦事流程最佳化和重構,讓數據多跑腿、讓群眾少跑腿。數位治理在政務服務中的套用,極大地提升了政府服務水平胡服務效能,推動政務服務從便利化、集約化向智慧化、精準化再升級,實作營商環境的最佳化。

不難發現,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政務服務過度依賴技術建設:開發一套系統、上線一個平台、落地一台自助終端等。可喜的是,從粵港澳大灣區多個城市2021年以來的實踐看,數位治理逐步實作從技術變革到流程變革,再到管理理念的變革。

首先是治理思維的轉變。政府從等群眾上門轉變為送服務上門,在政策兌現服務方面尤為明顯,借助電子化平台和大數據精準分析,政策被精準推播到使用者的手機端,企業和群眾透過電子平台實作查詢和自主申報,甚至免申即享。然後是治理理念的轉變。因應新的需求和技術,治理者決策判斷的視角做出了相應調整,政府以大數據作為輔助決策的依據,找準需求、精準供給,更多從社會需求出發考慮資源的配置。最後是治理格局的轉變。以重構治理體系為目標,開啟行政邊界和層級的「天花板」,在跨區域、跨層級、跨部門的共享與協作方面進行一定探索,逐漸開啟新的治理格局。

(二)數位社會:數位孿生平台填補監管空白

數位化套用在城市建設和管理執行中效應持續擴大,粵港澳大灣區進一步推進以新基建為基礎的「新城建」高品質發展,以資訊化賦能網格化與數位化的城市管理模式。數位孿生技術構建出的「元宇宙」系統,正廣泛套用於大灣區城市設施建設、智慧園區管理、應急管理等領域,滿足「一網統管」需求。

一方面,數位技術拉動城市治理數位化和智慧化,BIM、CIM等資訊底座的完善和智慧化市政基礎設施的加快建設,為「新城建」打下數位基礎。另一方面,數位技術推動社會治理網路化和多元化,以「一網統管」的治理思維和技術,實作細化到網格的治理可見、可控,增強城市治理的感知能力及研判決策能力。

應急管理的數位化逐步在粵港澳大灣區各城市推廣。在城市安全方面,透過對應急數據的采集、分析和挖掘來輔助決策,精準感知城市問題,精準辨識應急管理需求,即時動態監測城市全域。在疫情防控方面,以大數據支撐的防疫健康碼、行程卡,服務人民群眾出行需要,以大數據監測的疫情防控全流程管理,提升政府排查管控能力。

隨著數位孿生技術的普及,分屬不同行政部門的監管權責、監測數據在統一平台上匯聚,曾經的空白區域、模糊邊界逐漸被填補,這樣既節省管理和巡查的人力,又推動跨層級、跨部門的管理協同。

(三)數位經濟:大數據讓產業規劃布局更精準

粵港澳大灣區各城市在數位經濟上的創新實踐,不僅推動了產業數位化和數位產業化快速發展,也為區域發展規劃、精準招商、行政審批、跨境貿易提供治理基礎,助力粵港澳大灣區打造開放、包容、創新的營商環境。

在產業規劃方面,大灣區各城市逐步從過去主要依靠政策研究和經驗分析,到運用大數據分析、監測與政策研究、經驗分析相結合,探索以大數據助力區域規劃和招商布局,既為有投資意願的企業展示區域產業優勢和布局,也為政府挖掘優勢產業、精準招商和培育企業提供參考,實作產業鏈條內的供給和需求高效匹配。

在規則創新方面,針對全球跨境貿易範圍廣、業務大的特點,粵港澳大灣區正以「規則+數據」為手段增加溯源保護,打造行內外通、服務全球的數位經濟公共基礎設施,為暢通雙迴圈和加快跨境貿易發展提供重要的制度保障。

在智慧財產權保護方面,進入數位經濟時代,大灣區的企業積極探索圍繞IP授權搭建數位底層,形成確權、維權、用權一體化的版權數位化服務,並透過平台數據透明化、權威化呈現,為市場監管提供數據支撐。